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摩登4登入官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摩登4登入官网 > 正文

CEO下台、巨额赔偿…硅谷员工这样对抗企业之恶

作者:发布时间:2019-12-05分类:摩登4登入官网阅读:12 ℃评论:0 评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蚍蜉终究撼动了大树

  文/CJ 编辑/Vicky Xiao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先是身患绝症的网易员工万字申诉被“暴力”裁员,又有华为离职员工赔偿款罗生门…职场潜规则从变相辞退产后妈妈的生育歧视,35岁以上求职无门的年龄歧视,走到了更为艰难的境地。

  但人们曾经战胜过“企业之恶”:一篇员工博客能引发Uber前CEO的倒台;苹果、英特尔等多家科技巨头制定垄断协议、阴谋压制员工薪酬,最终赔偿4.35亿美元;Google因员工抗议放弃了与美国政府的军事合同,因为员工不愿自己研发的科技被用于做恶。

  硅谷就没有职场歧视和霸凌吗?同样有,有很多。Facebook工程师遭受不公纵身一跃不幸身亡,为他发声的同事遭到开除,已经在一个又一个的热点中被人们淡忘。

  一名Facebook的员工告诉硅星人,她曾亲眼目睹同事申请几天在家工作便于照顾幼儿(这在科技公司中并不罕见),主管拒绝了她:“你还是换一份工作吧”。

  在这些企业之恶暴露之时,硅谷员工不会把它看作“潜规则”。他们申诉不公,要求正义。

  不少人还真的赢了。

  1

  一个CEO的倒台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倒台,始于一名离职工程师的博客。

  工程师福勒(Susan Fowler)曾是Uber少见的女工程师。在她正式工作的第一天,直属主管用公司通讯软件向她发消息,称自己正在寻找女性发生性关系。

  福勒立即把消息截屏向公司的人事部门投诉。她得到的回复却是:经理“绩效高”,这是他初次犯下的无心之过,不打算加以惩罚。

  为什么一个企业中的男性,胆敢公开直接地骚扰下属?更荒唐的是,他还可以因为“绩效高”而免于处罚?

  卡兰尼克强调Uber疯狂增长,公司文化“保护聪明的混蛋”,默许企业的性别歧视、欺凌和性骚扰,甚至鼓励内斗。

  卡兰尼克甚至在一封致员工的“迈阿密信”中,给出了与同事发展自愿性行为的指导规定。

  他自己也曾经用侮辱女性的词汇形容Uber的增长,以及将Uber乘客与“年轻性感”的女司机配对。

  人事接着给了福勒两条出路:

  一、换团队,不再与这名主管打交道;

  二、留在现有团队,但主管很可能给她打低绩效,人事就算知道这种操作,也无法改变局面。

  如果福勒被主管刁难,人事部门将毫无责任,因为“给过她选择”。

  福勒只能换组,后来她发现还有其他女工程师在工作中被不同的人骚扰过,甚至有人已经举报过骚扰她的主管——这绝对不会是初犯,只是包庇。

  彼时Uber的工作文化“有毒”,管理层热衷于政治游戏和内斗,内部动荡混乱。她决定再次换组,并找好了愿意接纳她的团队。

  但她原本优秀的绩效评价突然被更改,她因此不能更换团队。

  很快她听到上司对别人吹嘘:其他团队中没有什么女性,我的团队中还有一些。

  这情节看起来是不是有点眼熟?今年Facebook不幸逝世的华人工程师,也因为上司希望控制团队成员的流失程度,而遭遇了低绩效、不能换组的构陷。

  福勒的经理告诉她,如果再举报,就可以开除她,因为加州法律允许无条件开除员工。

  她还是告知了人事部门,但这一次人事又告诉她:虽然经理威胁开除她是违法的。但因为这名经理“绩效高”,所以不能加以惩罚。

  人事还告诉福勒,她写邮件举报恶行,都是“不专业”的表现。

  福勒最终离职了,彼时Uber在员工的雇佣合同中通过隐晦条文迫使员工放弃了起诉的权利,福勒甚至不能诉诸法律。

  但她拿起了键盘,写了长篇博客。

  福勒的博客揭开了Uber体制性的“企业之恶”,媒体跟进,挖出了更多的黑幕:Uber压榨司机,行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纵容公司的有毒文化,危害乘客的安全和利益——一家原则做恶的公司,绝不会只对自己的员工做恶。

  美国前司法部长霍尔德(Eric Holder)对Uber发起调查,高管接连辞职,20多人因性骚扰、欺凌、报复而被开除。Uber遭到舆论抨击,社交网络发起了“删除Uber账户”的活动,Uber失去了数以万计的用户。

  终于,Uber的主要投资人找到了卡兰尼克,递给他一封让他不得不下台的信。

  “我们谨代表Benchmark,First Round Capital,Menlo Ventures,Lowercase Capital和Fidelity Investments表示……

  “您需要立即永久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并将这样的领导角色移交给有能力的人。”

  卡兰尼克离开Uber时,称之为“乔布斯式”的离开,自比被驱逐的乔布斯,还会有重掌公司的一天。

  但他最终只能在看台上,远远看着自己创立的公司敲钟上市。

  2

  蚍蜉撼动了大树

  比遭到一家科技公司封杀更可怕的,是遭到科技巨头公司的联合控制。

  在2005年,苹果之父乔布斯怒气冲冲地给Google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打电话,对Google试图挖走苹果浏览器Safari的团队大发脾气。

  乔布斯甚至威胁布林:“如果你聘用这些工程师中的任何一人,那就是宣战了”。

  一头雾水的布林写邮件在Google内部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科技公司之间的邪恶协议浮出水面,他们借助这项手段将工程师的薪酬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并压制员工流动和发展:

  (1)不积极招聘彼此的雇员

  (2)在向协议公司的雇员提出聘请时,通知协议公司(不经过该雇员的知情或同意)

  (3)在向协议公司的雇员提供职位时,两家公司都不会提供高于初始报价的薪酬。

  时任Google CEO施密特(Eric Schmidt)向乔布斯写信道歉,并表示与苹果工程师联系的招聘员工“将在一小时内被解雇”。

  乔布斯愉快地转发了施密特的道歉邮件,落款是“:)Steve ”

  当然,这些邮件都成为了他们最终败诉的重要证据。

  在这次邮件协商后不久,Google与苹果正式达成了这项协议。

  协议覆盖了七家主要企业:Google、苹果、Adobe、英特尔、Intuit和现在迪士尼旗下的皮克斯影业,卢卡斯影业,几乎可以一手遮过硅谷的半边天。

  在此之后,更多大小的科技公司加入了这项协议。

  许多硅谷工程师的底气在于,如果在一家公司工作不满意,只要富有才华,那么就有大把的硅谷公司可以选择。

  但这项协议不仅限制了工程师的自由流动,还将他们的薪酬压低了10%到15%。

  皮克斯影业的一名前软件工程师将这件事公诸于世,有更多的工程师也发起了诉讼。法院合并了这起案件,最终发展成为涉及6.4万名员工的集体诉讼,由5名工程师作为代表。

  诉讼文件显示,乔布斯在被苹果驱逐的那段时间,收购皮克斯影业担任CEO。在他任上,皮克斯影业与卢卡斯影业首先达成这样的协议,控制员工流动。

  当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之后,首先与Adobe达成了同样的协议,然后是Google。

  Google则扩大了这项协议,与英特尔、Intuit达成了协议。

  遭到起诉后,英特尔表示将进行“强有力的辩护”,卢卡斯电影公司则认为“这一主张毫无根据。”

  但法院还是判定科技公司们败诉,坚定站在了工程师这一边。硅谷公司和其他高科技公司的辉煌,是由员工的牺牲和辛勤工作铸就,他们必须为自己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

  律师们呼吁保护职场的员工权利和公平。因为劳动力市场的竞争提升了薪水、提供了更多的职业机会,从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产品。

  最终法院判定以共计4.35亿美元的巨款,达成庭外和解。6.4万名员工原告有权获得这份补偿。

  在诉讼案曝光之前,他们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活在这样的阴谋之下。

  3

  不做恶

  一滴水能够影响潮水的方向吗?

  Google的员工相信他们可以。

  一名Google的员工回忆起2018年,还记得那时起伏不断的企业内部抗议:抗议Google用工程师们研发的技术协助美国政府的非正义行动;抗议向安卓之父、但被控性行为不端的鲁宾(Andy Rubin)提供了9000万美元的高额离职补偿金;超过两万名员工在全球Google办公室罢工,让Google“不做恶”。

  硅星人问这名工程师:“那你也去抗议了吗?”

  这名工程师对自己没有加入抗议队伍而感到羞愧:“我那时不在办公室”。

  Google放弃的那份军事合同在今年被微软斩获。微软股价因此大幅增长,把比尔盖茨送回了世界首富之位。

  微软获得了财富,而Google守住了骄傲。

  “不做恶”,这是Google和员工曾经最为骄傲的口号。Google与美国政府的恶劣关系,曾经就像他们胸前的一枚荣誉勋章一样。

  近年来,Google内部也在一次次批判和对抗日渐滋生的官僚主义,Google最初的黑客和工程师文化被不断溯及。

  这些工程师始终相信自己的工作是为了“改变世界”,而不是“搬砖打工”,他们能不仅为自己抗争,还阻止公司做恶,真是十分奢侈并值得敬意的事情。

  在2018年的抗议风波中,Google表示与五角大楼的合同到期时不会续签。Google发布了一项道德规范,用于规范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Google不会开发用于武器的技术,但将继续“与政府和军方在许多其他领域的合作”。

  在Google的年度股东大会上,Google的员工甚至作为股东代表,开成了质询大会:就业的性别歧视,产品是否用于邪恶目的,推高湾区房价…… 种种谴责,似乎有些苛责高科技公司。

  无论哪个科技公司能担起这些责任,那它就能一直伟大下去。

  苹果公司曾是员工投诉的重灾区。苹果公司的保密文化使员工无法谈论公司的恶劣工作条件。如果员工讨论各种劳工政策,他们就有被解雇、起诉或受到纪律处分的风险。

  一个受害员工注定是弱势的,但在这些成功的案例中,有媒体的跟进调查,法律的援助和正义判定,社会共识的谴责,最终推动企业制度的改善。

  在一个健康的社会里,至少人们不会认为恶行发生是理所当然的,并把它们作为“潜规则”合理化。

  硅谷的诉讼还在继续:Facebook内容审查员起诉工作创伤,IBM被起诉年龄歧视,甲骨文被起诉薪酬性别歧视……

  Google以违反数据安全政策为由,开除了四名组织参与过抗议的员工,这些员工也在起诉,争取不会有其他员工因为反抗Google而遭受处罚。

  但硅谷也已经有了这些不成文的规定:求职时,简历上不加照片,避免性别外貌歧视,面试不得询问年龄,Google在最靠近办公室门的位置留出了“准妈妈车位”,员工可以拒绝周末加班……

  在这些微小的细节里,有人们一直在努力争取的东西。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