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专家谈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申请“特效药”专利:不侵权|吉利德

作者:发布时间:2020-02-06分类:信息主管阅读:42 ℃评论:0 评论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范中志白云怡胡雨薇冷舒眉】据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官网4日消息,近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与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所国家紧急预防与控制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于1月21日启动了一项联合研究并申请了药物拉德昔韦的中国发明专利(使用抗2019年新冠状病毒)。

这一消息引发了关于“制药企业知识产权侵权的辩论”

武汉大学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所长杨占秋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宣告“使用”而不是“使用”。”。

药物的结构意味着“已发现药物的新用途”,因此申请专利没有问题。

紫藤知识产权专利分析方向的高级知识产权顾问赵有斌认为,要获得一项新专利,有必要证明抗神经病毒的新用途是新颖和创新的,同时还要证明 有足够的实验数据来支持它,因此也很困难。

  没有“侵权”

申请专利,但是很难

  Radixivir由Gilead Pharmaceuticals开发,以前曾用于治疗广谱抗病毒药物埃博拉病毒。

根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官方网站,1月21日,按照国际惯例,从维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尚未在中国销售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拉德昔韦宣布为中国药品。 发明专利(2019年使用新的冠状病毒),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议)方法进入世界主要国家。

  美国吉利德制药公司开发的药物是否会在中国机构获得专利,是否会涉嫌“侵权”?

对此,杨占秋表示,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宣称的是“使用”,而不是药物的结构,意思是“发现了药物的新用途”,因此申请专利没有问题。,并在申请专利后,知识产权局还将进行相关审查。

如果不符合要求,则可能会被拒绝。

“如果药物开发公司先前已表明该药物具有抗新冠状病毒的作用,则该专利可能不会被授予。

北京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继红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拥有该药物本身的专利,即复合专利权,我们的申请是指示性专利,即 在专利法中可操作。

没问题。

  “就好像伟哥最初用于治疗心血管疾病,后来发现它可以治疗男性性功能障碍,然后可以申请药物使用专利。

“对紫藤知识产权进行专利分析的高级知识产权顾问赵有斌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但是,可能难以获得新的抗冠状病毒新用途专利的授权。 对于2019。

赵有斌向记者解释说,吉利德已就Radixivir的化合物结构及其在冠状病毒治疗中的应用申请了专利。

该使用专利概述了抗冠状病毒的所有用途,还提到了冠状病毒聚合酶是抑制的技术特征。

新的冠状病毒也属于冠状病毒的范围。

如果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这项专利仅针对抗冠状病毒的应用,则其作用机理是相同的。

可以获得此专利。

授权仍然很困难。

  “因此,如果要授权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新专利,它必须证明抗神经病毒新应用的新颖性和创造性,同时必须有足够的实验数据支持。

赵有斌说,但是,该专利申请的内容尚未公开。

如果专利申请的内容是拉昔韦和其他化合物的组合,则该专利更有可能获得授权。

  专利代理人:强制性交叉授权,以避免专利持有与专利持有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官方网站上的消息是这样说的:“如果有关外国公司打算为预防和控制中国的流行病做出贡献,我们都同意,如果该国 需要它,我们暂时将不需要实施专利。

这项权利要求保护,我希望与外国制药公司合作为防疫工作做出贡献。

  陈继宏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按照国际惯例,如果病毒学研究所的专利申请在中国获得批准,那么当该药物实际用于治疗新冠状病毒时,美国公司必须获得我们的授权。

未经我们授权,涉及侵权,双方相互制约。

“中国申请的是一项使用专利,是对他人专利的扩展。

目的是强制交叉许可,以防止专利持有人执行专利和肆意提高价格。

这是国际惯例。

  赵有斌认为,鉴于吉利德已经拥有复合专利并且还申请了抗冠状病毒专利,这两项专利分别属于基础专利和核心专利。

如果武汉病毒申请的抗新冠状病毒专利获得批准,它将成为周边专利。

当时,中国仍然需要向吉利德(Gilead)支付生产Radixilvir的专利费,但如果吉利德(Gilead)为中国市场生产Radixilvir药物和新的冠状病毒,它还必须获得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许可。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官方网站在新闻中还提到:“专利合作协定(PCT)将被用于进入世界主要国家。

根据陈继宏的说法,这意味着通过PCT方法,病毒研究所的专利申请可以针对世界主要国家,但是是否批准这些专利仍然需要由这些国家独立确定。

“对于主要国家,这取决于病毒自己的判断,这些判断是重要的市场,也是重要的国家。

  关于武汉病毒发表的呼吁有关外国公司为中国的流行病预防和控制做出贡献的声明,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长秋认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对外国公司的最大帮助 可以做的就是“少收一些版税”。

  赵有斌还表示,申请专利除了具有经济价值外,还具有科学技术价值。

“专利制度的实质是用'开放'来'保护':通过向全社会公开专利文件,更多的人可以研究专利文件,以换取国家权力所提供的专有利益保护。

这实质上是在鼓励更多的人在先前的研究成果的肩膀上创造新的作品,并避免重复研究。

公众对专利制度的理解可能不够彻底,这导致人们误解了武汉病毒学院是否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获取他人的成果,但实际上这是不存在的。

武汉病毒学院的专利申请行为也是制药行业的一种普遍做法。

  为什么不事先在中国患者身上使用它?

  根据许多外国媒体的报道,1月26日,美国第一位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病毒的患者在华盛顿州立医院接受了Redecive注射,取得了显著成果。

但是,根据Redideway制造商Gilead在1月31日发布的声明,有关紧急使用Redideway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临床数据也有限。

同时,吉利德说,雷姆昔韦尚未被批准在任何国家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证实。

  据报道,这是基于“同情用药原则”。

“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规定,同情使用也被称为“扩展使用权”和“患者使用(命名为“患者使用”),是指严重疾病或危及生命的患者无法 如果通过现有药物或某些选定的临床试验进行有效治疗,他们可以在临床试验之外未经市场许可的情况下申请使用试验药物。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申请了专利,有人质疑为什么在中国不使用它?

杨占秋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法律,必须对患者使用新药。

首先是细胞测试,即体外测试,然后是动物测试,最后是临床试验。

而不是在发现效果后立即将其应用于患者。

  《环球时报》记者在2019年查阅了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其中也有关于“同情使用毒品”的类似规定。

第23条指出,目前用于治疗严重威胁生命的疾病的临床试验无效,可以从医学观察中受益并符合道德原则的疾病的治疗药物可以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患者的临床试验机构中使用 经过审查并知情同意。

  值得一提的是,2月2日,中日友好医院宣布将领导Remdesivir在武汉治疗2019-nCoV新冠状病毒的临床研究。

同一天,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批中心接受并赞助了Rudesivir临床试验的申请。

这意味着当该专利申请于1月21日提交时,Radixivir的临床试验尚未开始,因此不符合《药物管理法》中有关“交感神经药的使用”的相关规定。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