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武汉新肺炎VS非典:“二哥比师父更狡猾” 危疾| 流行病| 医护人员

作者:发布时间:2020-01-28分类:信息主管阅读:22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武汉新肺炎vs非典:“二哥比主人更狡猾”

  资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童朝晖,北京朝阳医院副主任,北京呼吸疾病研究所副所长,危重呼吸道疾病专家。

他于1月18日到达武汉,主要目的是协助治疗重症患者。

北京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杜斌,东南大学中大医院邱海波等。

也同时到达。

  2003年,童朝晖带领43名医护人员建立了“中国最高SARS病房”,收治的近100名患者中没有一名死亡。

他已经确定并诊断出北京首例H5N1,H7N9和H5N6禽流感患者,并于2019年11月11日治疗了近109年以来首次在北京出现的两名肺鼠疫患者。

  记者 曹玲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童朝晖(左二),穿着防护服

  三联生活周刊:这次武汉市重症新肺炎患者的比例是多少,如何治疗?

  童朝晖:现在无法计算重症患者的比例,因为我不知道分母有多大。

  重症患者在ICU中,治疗时间更长。

通常,需要在呼吸机或上外膜肺(ECMO)上对其进行治疗。

即使重症患者病情稳定,也应将他们转移到普通病房继续治疗。

目前,武汉市每天都有严重的患者死亡病例。

据我所知,没有出院病人的例子。

  当前武汉市医务人员的短缺,特别是缺乏专业的医护人员来救治危重病人,对救援工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三联生活周刊:危重病人有什么特点?

  童朝晖:严重的患者一般都年龄较大,基本上在50多岁和60多岁,并且超过80岁。

他们患有一些基本疾病,例如心血管,脑血管和糖尿病。

即使患有一般性肺炎,这组人也可能会出现严重的急性呼吸衰竭。

在我们的日常工作中,65岁以上老年人的肺炎死亡率为70%至80%。

另外,武汉市新发性肺炎比普通肺炎更严重,更难治疗。

秋冬季节最初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时期。

急性流感,禽流感和病毒性肺炎都可能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死亡率超过50%,老年人的死亡率更高。

  三联生活周刊:与非典相比,治疗有多困难?

  童朝晖:2003年SARS期间,许多患者为年轻人,相对较易治疗,插管率不高,多器官功能衰竭的比例不高。

相对而言,我认为重症患者的治疗比SARS困难。

  三联生活周刊:当地医务人员的状况如何?

  童朝晖:医务人员不可能说他们不紧张也不害怕。

由于许多患者的压力和物资匮乏,一些门诊医生绝望而崩溃。

相反,加护病房并不缺少医疗用品,医务人员的状况相对稳定。

有时我甚至和他们开玩笑,以减轻每个人的压力。

  过去,武汉医务人员短缺,现在国家为武汉提供了支持,应该可以解决人手问题。

目前,我主要希望政府能解决医务人员的交通,饮食和休息等具体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武汉新冠状病毒性肺炎和SARS有何区别?

  童朝晖:两者最大的区别是前者更加阴险。

可以说,二哥比主人更狡猾。

  武汉的新冠状病毒和SARS都是冠状病毒。

就进化起源和病毒亲缘关系而言,新的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相似,有80%的变异,而有20%的变异,与微生物变异相符。

特征。

一般来说,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发生规律,病理生理特征和流行病学可能相似。

  在临床上,仅在感染后出现发烧和肺炎等症状后,SARS才具有高度传染性。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潜伏期长达两周。

潜伏期具有传染性,起病隐匿且进展缓慢。

有些患者可能没有发烧,没有明显的呼吸道症状,只是轻微的咳嗽。

有胃肠道症状。

  医生还发现,随着流行病的发展,许多患者没有明显的接触史,也无法询问他们在何处以及与谁接触。

它们遍布全国甚至国外,成为潜在的感染源。

简而言之,许多流行病患者看起来并不像患者,在人群中不容易发现它们,甚至医生也无法轻易识别出它们。

  轻度和隐性感染是这种流行病预防和控制的重点。

对于这群人,只有通过不断的宣传和教育,他们才能使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并在家里严格隔离自己,以保护自己和家人,并对社会负责。

  三联生活周刊:秋冬季节最初是呼吸道传染病高发时期。

对于症状较轻且不知道自己患有哪种疾病的人,您有什么建议?

  童朝晖:目前,武汉发烧门诊的病人数量正在迅速增加,这些病人不一定是被新的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普通感冒,流感,肺炎和新的冠状病毒性肺炎很容易混淆。

发烧和咳嗽的人会怀疑有新的肺炎。

首先,您需要判断您是否已联系感染者。

其次,普通感冒的常见症状通常是打喷嚏,流鼻涕和不通风的鼻子。

流感经常发高烧,肌肉酸痛和喉咙痛。

体温可能高于冠状病毒引起的体温。

您可以根据简单的症状做出粗略的判断。

  当前,没有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无论是感冒,流感还是新型的冠状病毒感染。

如果症状较轻,我希望自己可以在家休息。

  三联生活周刊:据报道,以前被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病毒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病医学科主任王光发在服用艾滋病治疗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一 天。

好多了。

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的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断和治疗方案”的试验版还指出,可以对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进行抗病毒治疗新的冠状病毒的测试。

您对此有何看法?

  童朝晖:我认为药物的有效性不能通过个人和个人经验来解释。

这是严格而又不科学的。

该药物过去曾用于治疗艾滋病,尚无冠状病毒疾病的指征,因此尚不清楚它是否有效。

目前,只能说是试验,或者可以进行一些对照研究来观察,而没有广泛应用于临床。

  三联生活周刊:您为什么认为这种流行病已经扩散?

  童朝晖:这个问题不应该问我。

每种流行病情况都不同。

2003年,SARS在北京发生,现在北京已成为长期记忆。

武汉现在出现新的肺炎。

也许是下任武汉总统的记忆,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三联生活周刊:当您在SARS成立十周年时接受采访时,世界范围内普遍发生新病毒和微生物感染。

您如何看待疫情?

预防和控制的重点是什么?

  童朝晖:世界上新的或复活的病毒和微生物将继续感染疾病。

这是自然法则。

由于无法避免这种自然法则,我们如何避免发展成大流行性传染病?

要认真落实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的“四早”措施: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我们必须尽快控制感染源,并以最短的时间和最快的速度将疾病控制到最小。

是最重要的。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