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獐子岛内部矛盾爆发:二股东呼吁董事长请辞|獐子岛

作者:发布时间:2020-01-23分类:信息主管阅读:26 ℃评论:0 评论

  腊月二十九这天,上市公司獐子岛再次抛出多枚重磅炸弹。伴随着公司业绩预亏公告的发布,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火速降临。此外,公司内部的分歧也变得剑拔弩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今日(1月23日),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融元通)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向獐子岛所有股东发表公开倡议,欲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共同商议罢免上市公司董事长吴厚刚。

  吉融元通亦公开了“致獐子岛吴厚刚的一封信”,指责在过去三年里,獐子岛经营结果惨不忍睹、黑天鹅一个接一个,让所有股东目瞪口呆。

  吉融元通总经理朱源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倡议罢免董事长系和岛一号绝大部分基金受托人的共同诉求,几年来,吴厚刚董事长及其领导的董事会给公司带来了严重的内控混乱,公司经营结果令人失望,还受到了监管机构的处罚。

  “作为股东,我们非常关心、关切我们的资产情况。但从决策层的架构上来看,现在是吴厚刚一手把持着獐子岛的董事会。”朱源健说道。截至发稿,獐子岛和吴厚刚并未对上述公开信进行回应。二股东倡议召开临时股东会罢免董事长

  吉融元通致獐子岛股东的倡议信称,鉴于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厚刚及其领导的管理层在过去若干年间,未能忠实勤勉地维护股东利益、给股东造成重大损失,已经失信于股东,兹向獐子岛所有股东发出倡议,共同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商议罢免上市公司董事长吴厚刚一事。

  此外,吉融元通亦倡议獐子岛股东积极参与公司将于1月31日举办的临时股东大会,正面回答股东关切的问题,积极参与投票,阻止管理层打着公司利益的旗帜进一步侵蚀、损害股东利益。公开信同时称,强烈要求允许记者在现场报道2020年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谴责獐子岛上市公司过往阻止新闻机构进入临时股东会现场、对不能亲临现场的股东和全社会采取新闻封锁的行为。

  不难发现,獐子岛公司的决策机制和内部管理问题成为吉融元通发出上述倡议的导火索,而在吉融元通“致獐子岛吴厚刚的一封信”中,亦直接表达了其作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对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直接不满,并列出其“多宗罪”。

  信中表明,2018年,獐子岛被证监会调查,后被初步认定为信披不实、财务造假,这意味着吴厚刚及其所领导的管理层在2016~2017年间,向所有股东隐瞒事实、虚构业绩;公司2019年再次发生扇贝大量死亡的经营事件,但该事至今疑窦丛生、详细原因尚无明确;獐子岛近来不断践行“瘦身计划”,但却不去加快“瘦身”那些低效、无效和亏损资产,反而把公司优质盈利资产一一卖掉;此外,獐子岛还多次对公司议案提出反对的董事、监事百般纠缠、要求撤回反对票……

  基于上述情况,吉融元通亦在这封信中直接建议吴厚刚请辞。

  “如果您做不到忠实勤勉的义务,请您向上市公司董事会提请辞职,由股东大会重新遴选合格的董事长……如果您做不到忠实勤勉的义务,请您向獐子岛的全体父老乡亲及相关领导们提请辞职,给有能力、有魄力和有担当负责任的人让贤。”信中写道。

  截至2019年9月末,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共持有獐子岛30.76%股份,其隶属于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位列公司第一大股东;此外,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和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分别持有公司7.21%和6.85%股份;吴厚刚个人持有獐子岛4.12%股份。对比来看,作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吉融元通共持有獐子岛8.04%股份,在股东大会的投票上并不占据优势,而这或许是其向獐子岛中小股东发出公开倡议的主要原因。獐子岛经营“惨不忍睹”

  工商信息显示,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10月,主营投资管理业务。2016年,吉融元通运用其管理的“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以近4.7亿元的现金出资受让了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持有的獐子岛5916.12万股股份。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吉融元通共持有獐子岛8.04%股股份,位列獐子岛第二大股东。

  让吉融元通没想到的是,其巨资入股的獐子岛竟在未来几年里成了一颗不定时炸弹,而这段不足四年的“联姻”也终于在当下走向决裂边缘。

  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末,獐子岛遭遇大规模扇贝灾害,导致其年度亏损超7亿元;2019年7月,獐子岛因涉嫌财务造假、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情况,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事先告知书;2019年10月,獐子岛还因涉嫌违规捕捞野生海参,被深交所关注并受当地渔政部门介入调查;根据獐子岛今日上午发布的2019年业绩预告,公司报告期内亏损金额预计在3.5亿元以上……

  而除了公司和业绩上的不如人意,触发吉融元通和獐子岛董事长矛盾激化的导火索则来自公司当前的内部控制情况。

  朱源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上述信件的发出是基于大部分基金受托人的共同意愿。近年来,在吴厚刚董事长的领导下,公司的内部控制极其混乱,整个经营的结果惨不忍睹。除此之外,公司还在去年收到了监管机构的处罚。

  “1月4号,獐子岛发布公告称欲转让旗下四宗海域的使用的租赁权,我们对此多次向公司去函要求补充详细信息,但至今没有收到其回函说明。从现有董事会的架构上来讲,吴厚刚是一手把持着董事会的。”朱源健说道。

  不久前,吉融元通在獐子岛的代表董事罗伟新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獐子岛治理结构有很多不严谨、不规范的地方,交易过程中到底有没有中饱私囊、利益输送,外界很难获悉,因此它的售卖决策很可能也是有问题的。此外,经营层拿着上市公司开的薪酬,干的却是自己说了算的事,董事会、监事会都变成了摆设。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决策层纷争之外,獐子岛亦因业绩预告受到深交所的关注,对其艰难处境再度雪上加霜。

  关注函一方面要求獐子岛说明,预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成本核销和计提跌价准备2.9亿元的原因,以及与前次公告金额产生差异的原因。另一方面亦要求獐子岛表明,公司在2018年末获得4500余万元海域使用金是否已按规披露,及相关会计处理的合规性。

  针对獐子岛董事会的纷争和公司业绩预亏情况,记者于1月23日多次致电獐子岛,但并未获得公司回应。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