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全球主要央行政策前瞻:“八仙”过海,行各显神通|央行货币政策

作者:发布时间:2020-01-07分类:信息主管阅读:19 ℃评论:0 评论

  2019年,为了应对国际贸易争端和因此引起的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各国央行纷纷选择降息。但不同的国家降息难度是不同的。一些在2019年之前有过加息的国家如美国等,其央行保留了一定的宽松空间。但是另外一些长期实行负利率的央行,他们不仅降息空间有限,而且还容易激起人们对负利率的不满。

  2020年,市场将密切关注全球货币政策的任何变化。全球央行总体的货币政策方向仍然偏鸽,但最主要的央行可能会按兵不动,新兴市场的央行或将再度降息。

  美联储:不再降息

  在今年三次降息后,美联储在12月的会议上维持利率不变。点阵图(dot-plot)显示,美联储并不会在2020年降息。Capital Economics资深美国分析师Andrew Hunter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美联储将维持利率不变。因为美联储官员一直公开表示,除非美国经济前景出现实质性变化,否则不打算进一步降息。此外,观察人士表示,美国经济仍在增长。

  野村全球经济(Nomura Global Economics)称,美联储不希望在2020年大选前改变政策。在经济周期末期通膨表现异常疲弱,且通膨预期随之下滑后,美联储将希望培育一段通货再膨胀时期。不过,包括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和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在内的一些人确实设想美联储将在2020年进一步降息。

  Bannockburn Global Forex高级市场策略师马克·钱德勒(Marc Chandler)认为,美联储在大选前可能会有多达两次的降息。但在第一季末或第二季初,他认为经济将趋疲,通胀也可能放缓。这将允许美联储在第二季度初降息。

  野村证券上周指出,利率市场对未来12个月降息的预期“略低于一次”。野村证券认为,对多数市场参与者而言,明年的基线预测是不降息。但我们怀疑这可能掩盖了市场的真正判断,即降息比加息更有可能。一些观察人士呼应了这种观点,放松货币政策比收紧货币政策更有可能。奥黑尔表示,美联储官员们暗示,无论是加息还是降息,都是困难的。当然,加息的门槛定得更高。美联储不希望美国经济扩张因为更高的利率而中断。

  欧洲央行:不会再强化负利率

  欧洲央行已承诺,如果需要的话,将再次加大刺激力度,但官员们公开表示,他们赞成维持利率不变。

  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2019年9月份推出了一项有争议的一揽子刺激计划。

  一些分析师和经济学家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但另一些人表示,负利率已经给银行带来了问题。观察人士暗示,欧洲大陆可能不得不依赖财政刺激。分析师认为全球经济复苏可能有助于欧洲经济中依赖出口的部分。然而,如果英国最终脱离欧盟,将会产生影响,削弱欧盟刺激经济增长的支出能力。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欧洲经济学家德波诺(Melanie Debono)称,媒体调查显示,欧洲央行不会改变利率或资产购买计划。然而,她表示在经济增长疲软的情况下,她的公司是那些寻求进一步宽松政策的公司之一。Debono认为2020年欧元区通胀将保持在低位,因此需要进一步放松。该机构目前的基本预测是,到明年年底,欧洲央行将把存款利率从目前的-0.5%下调30个基点,至-0.8%。欧洲央行将把每月资产购买规模从200亿欧元增加到300亿欧元。她补充称,由于政府债券收益率已经很低,企业债券很可能是主要的增长来源。

  日本央行:暂不调整货币政策

  在日本政府出台支持增长的支出计划以及全球经济有所改善的迹象之后,日本央行2020年的前景看来略加明亮。这可能会使央行暂不调整政策。

  由于日本的关键利率已经处于负值,其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价值超过该国经济,因此尽管该行表示倾向于放宽利率,但再次采取行动的障碍仍然很高。

  12月24日日本央行发布的会议纪要显示,多数成员一致认为,实现价格稳定目标动力丧失的可能性没有进一步增加,海外经济下行风险依然显著,必须继续密切关注通胀动能丧失的可能性。一些成员表示,如果实现目标价格动能的可能性增加,央行必须毫不犹豫的采取进一步宽松措施。一些成员表示,央行应该为下一个经济衰退情景做好准备,最重要的是加强与政府经济政策的合作。

  经济学家Yuki Masujima表示,日本央行2020年肩上的担子轻许多。随着财政刺激计划出炉,以及日本国债收益率处于目标区间内,日本央行的日程较为宽松。因此预计,除非出现意外的冲击,预计日本央行将在2020年保持目前的政策框架不变。但日本政府报告对经济的悲观预期可能给日本政府带来压力,并迫使其制定新措施以支持经济增长和要求日本央行维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

  英国央行:即使英镑疲软,仍有降息的可能性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12月的大选中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这为其政府在1月31日让英国脱离欧盟铺平道路。英国央行明年将不得不应对全球经济放缓和持续缺乏投资的问题。最令人担忧的是,除非约翰逊要求延期,否则英国需要在明年年底前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而约翰逊多次表示不会延期,届时如果双方无法达成贸易协议,那么可能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彭博经济学家认为,虚弱的经济增长势头,及通货膨胀低于目标,可能让英国央行在2020年初维持偏鸽态度。但如果英国经济在较为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脱欧不确定缓和的双重影响下,出现明显的改善,那么英国央行的立场或许也会有所改变。甚至会在2020年第四季度加息。

  丹麦丹斯克银行指出,一如预期,英国央行12月利率决议中大多数决策者投票决定将利率维持在0.75%不变,重申经济增长将在与脱欧相关的不确定性减少,财政政策放松和全球增长温和复苏的支持下,从目前低于潜在增长率的水平回升,尽管一致认为,全球经济增长将出现温和复苏,但由于国内原因,英国经济增长将保持疲弱,因此预计英国央行将在2020年初降息。

  德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师Ulrich Leuchtmann表示,由于持续的英国风险和全球增长低迷,市场似乎认为英国央行可能将不得不在2020年,甚至可能在该年相对较早的时候就放松货币政策。

  加拿大央行:或在2020年初完成降息周期

  截至2019年末,加拿大央行的基准利率为发达国家中最高。两个原因让加拿大央行利率居于高位,其一通胀率一年来维持在2%目标附近,其二是央行担心降息会导致债务进一步增加。对于经济面临的风险,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近来的态度相对宽松。12月4日政策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了“全球经济正在企稳的初步迹象”,加拿大的经济增长可能“在未来几年里略微走高”。

  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表示,从国内看,加拿大经济运行很好。不过贸易冲突和出于对加拿大易受全球需求和大宗商品价格影响的担忧,我们猜测加拿大央行(Bank of Canada)将在2020年初进行最后一次降息。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称,加拿大央行政策倾向较为中性,预期不大可能在1月降息,但经济增长持续低于趋势将考验加拿大央行的耐心,并引发其于明年二季度降息。

  但加拿大央行追赶美联储等其他国家央行降息的压力有所减弱。迹象显示,全球经济前景企稳,市场下调了对全球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预期。所以加拿大央行特立独行的政策道路不属于很有风险的决定。

  澳洲联储:或推出量化宽松政策

  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们普遍认为,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反对的财政激励政策无法付诸实行,澳洲联储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时间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澳大利亚经济增长疲软,企业和消费者信心低迷,失业率预期还将进一步走高。但洛威上个月发表讲话时称,动用非传统政策手段的任何决定都将是与降息不同的数量级,因而不会轻易作出。他还重申,澳洲联储预计不会被迫走这条路,不过要是非走不可的话,优选会是量化宽松(QE),也就是购买国债以推低经济的总体利率水平。

  彭博经济学家认为,难以想象澳大利亚货币政策当局明年除了降息还有其他利率路径。但是只要还位于有效利率下限(ELB),量化宽松不会自动出现。前途的障碍很大。虽然澳大利亚两个最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出现强势反弹,但劳动力市场的前瞻指标表明2020年澳洲联储可能会将基准利率调整到ELB,利率会在那个水平保持很长一段时间。

  包括西太平洋银行的Bill Evans和摩根大通的Sally Auld在内的六位经济学家预计澳洲联储会在明年祭出QE计划。高盛和野村控股的经济学家认为有这种可能,后者认为几率在50%到60%之间。加拿大皇家银行的Su-Lin Ong预计2020年末实施QE的几率有40%,更有可能是2021年初实施。

  瑞士央行:继续维持负利率

  由于欧元区处于扩张态势,因此瑞士央行几乎一定会继续其负利率政策,并承诺采取干预措施以遏制瑞士法郎的升值压力。随着瑞士的负利率政策即将进入第五年,尤其是来自银行业的反对声浪正在加剧。但通货膨胀率几乎为零,瑞士央行行长Thomas Jordan曾强调,取消最低利率将增加瑞士法郎这个避险货币的压力。瑞士央行在2019年调整了利率分级系统,以缓解金融部门因负利率带来的痛苦,并在必要时进一步降低利率。

  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表示,瑞士央行调整政策似乎还遥遥无期,负利率政策正在抵消经常帐对瑞郎的影响。此外,长期低利率也影响了瑞士的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市场。

  纽约梅隆银行的汇市策略师Neil Mellor表示,瑞士央行面临的挑战“不在于缺乏政策工具,而是若动用了工具的可能后果;美国财政部在2019年5月的财政部报告中,将瑞士的汇率操综程度列为第12高。瑞士在2016年被列入观察名单,但目前已被移出。

  新西兰联储:有降息可能性

  新西兰的经济情况或在明年能够得以改善。当新西兰央行行长Adrian Orr宣布对银行业的新资本金规定时,这个观点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因为投资者不太担心新规将推高借款成本。此外,新西兰政府宣布了一项一揽子财政支出方案,或将缓解新西兰央行刺激经济增长的压力。下行压力依然存在,进一步降息的空间有限,新西兰央行表示,会在明年年初宣布必要时非常规的政策选项。

  西太平洋银行外汇策略主管Richard Franulovich称,预计未来6个月,新西兰经济将继续改善,而这段时间新西兰联储将坚持维稳。

  彭博经济学家认为,新西兰元自11月货币政策公布以来一路上涨,强劲的大宗商品价格料将继续高于央行预期水平。2020年可能还会降息25基点,但此后利率会在一段时间内维持不变。

  澳洲联邦银行(CBA)称,新西兰联储将在明年5月份降息。澳洲联邦银行表示,由于美元走软,纽元兑美元上涨,并且随着新西兰经济表现良好和改善,该货币对有望进一步走高。新西兰政府本周的财政刺激方案是对纽元的支持,不过该刺激方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挽救并刺激需求,货币政策仍是短期内进一步刺激经济的关键政策工具,预计新西兰联储将在明年5月份降息。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