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侠客岛:鸿茅评奖成乌龙 但有些事哪能翻篇?|鸿茅

作者:发布时间:2019-12-28分类:信息主管阅读:12 ℃评论:0 评论

  原标题:【岛叔说】鸿茅评奖成乌龙,但有些事哪能翻篇?

  “不要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我们有我们的标准,不能公开”。

  前几天,鸿茅药业被中国中药协会授予“2018年度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引发舆论争议。中国中药协会在回应质疑时说出上述“金句”,结果非但没有平抑舆情,反而有激发更大舆情的势头。

  昨晚,中药协致歉称此次评奖实属摩登3网站把关不严,决定撤销表彰,纠正错误,“诚恳接受各方就此事对我们的批评指正”。

  听其言,观其行,确实很诚恳。这事可以就此翻篇了。但背后引发出的对行业协会评奖乱象的思考,却还不能翻篇,还得讨论讨论。

  一

  此次鸿茅药业获得“履行社会责任明星企业”荣誉称号,之所以引发舆论哗然,主要是其过去尚有不少“历史遗留问题”,而大家又没有忘记。

  中国中药协会作为一家国字头协会,公然颁发一个与社会评价相左的奖项出来,且当事企业自带“传播流量”,不引爆舆情才怪。

  一场“评奖乌龙”闹得沸沸扬扬的同时,全国性行业协会评奖乱象的这座“水下冰山”倒也渐渐为人所留意。

  事实上,行业协会违规组织评选活动、花样“闷声发大财”的事情早就有,也为人诟病,什么巧立名目、设置奖项、明码标价、企业给钱、颁发荣誉早已玩成了“一条龙”,至于企业到底是不是符合“奖状”上的称号,鲜有人会耗时“深究”。

  今年年初的时候,民政部就识破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的类似套路,对其作出了撤销登记的行政处罚。不妨细观一下该协会的“作死三步”:

  第一,跟着热点设机构。该协会近年来紧跟风口,成立了新零售行业分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等多个二级乃至三级分支机构。热门的二级分支机构一个能卖到几十万元;

  第二,四处撒网卖证书。相关人员经常在各大行业群里发布消息,希望企业购买该协会的企业信用评价AAA级信用企业证书。但民信贷、掌悦理财等获得该证书的平台,已被警方定性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

  第三,大办论坛颁奖项。“我曾经参加过该协会主办的一个论坛,颁了几十个奖。作为颁奖嘉宾,手都累得难受。”一位电商行业专家受访时坦言。

  如是做法近年来在协会圈内也大为“盛行”。岛叔追踪后发现,除了中国电子商务协会,这几年还有不少影响力较大的行业协会被民政部处罚。

  比如,中国广告协会违规开展2017年“艾菲奖”评选活动并收取费用,违法所得118万余元;中国商业联合会违规开展2015年、2016年“全国诚信兴商双优示范单位”和2016年“全国商业质量品牌示范单位”评选活动并收取费用,违法所得43万余元;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在开展2015年、2016年“中国机械工业科学技术奖”评选活动的过程中违规收取费用,违法所得28万余元;就连各位热衷的美食界也没能例外——中国烹饪协会于2016年至2017年违规开展“中华餐饮名店”企业认定项目和“中国菜系之乡”等区域认定项目并收取费用,违法所得共计94万余元。

  二

  梳理近年来被查处行业协会的违规做法,以评奖为例,可以看出几个特点。

  首先,奖项名号都很大气,动辄“中国”“全国”“中华”“百强”“先进”“优秀”,甚至“共和国脊梁”。

  其次,评选程序可谓“极简”,说白了就是一手交钱,一手发奖。以开展评比表彰、培训认证为由敛取钱财,游走于市场和政府边缘,两头好处通吃,还能在不少参评个人处落得个“人情”,算盘听上去打得确实精明。

  再者,评选标准模糊,“最终解释权在我”,不足为外人道也。慢慢立下“养老院、小金库”的规矩,各据山头,好不自在。

  而如此收费乱评产生的结果,大体有两种,一种是给企业带来沉重的负担。

  几年前,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对娃哈哈的收费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娃哈哈集团实际缴费项目212项,其中政府收费项目只有29项,而经营服务性收费、协会商会会费等收费项目合计183项,占比高达86%。

  这些项目名义上不属于政府收费项目,却有不少是企业“被自愿”交的费,成为企业“不得不过的门槛”。

  还有一种,就是给一些问题企业、污点企业进行了信用背书,使之一方面能够在摩登3平台官网面对舆论压力时“暗度陈仓”、有了挡箭牌;一方面产生品牌镀金效应,为打开销路保驾护航。

  时间长了,协会公信力失了效,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公众知情权也在奖项如云中蒙了尘土。

  三

  为啥有的行业协会不好好服务企业而热衷敛财、而且还能够敛成财?这里又值得说道说道。

  有的行业协会在企业眼里就是“二政府”,变相附带有政府的部分管理职能,掌控着评奖、评优、评级、评审、监管等权力。原本应持营利性、社团性、中介性的协会舍不得“行政襁褓”,就是不愿弄清楚“我是谁”。

  至于那些不掌握资源分配权力的行业协会,也知道自己缺乏吸引力、企业加入动力不足,既然会费收不足,生存压力大,那就想方设法去“创收”。

  总之不管哪种情况,都不是良性情况;造成的不管哪种结果,都不是好果子。

  行业协会本该起到连接政府和市场的桥梁纽带作用,在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期,更该是助力转型方向的重要力量之一。代表行业企业的利益、在市场资源的分配博弈中争取地位、代表企业向政府、向其他社会组织传达诉求才是重任所在。

  对于那些置身歧路、评奖敛财等“钻进钱眼里”的冲动,势必要坚决遏制。

  政府部门一方面要尊重与保护协会的自治自律行为,为协会的发展提供良好的行政服务;另一方面要依法对行业协会行使必要的行政监管权,加强登记审查、执法检查,增进对行业协会涉税行为的稽查、监管。

  当然,那些不思悔改、靠“吃企业”存活的行业协会,恐怕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如何像清理僵尸企业一样使其尽快退场,是时候认真考虑了。

  文/田获三狐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