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右侧文字
产品分类
信息主管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主管 > 正文

Hisun Pharmaceutical今年的透支净利润大幅度减少。

作者:发布时间:2019-12-15分类:信息主管阅读:8 ℃评论:0 评论

  大量透支净利润受损

  本报记者孙媛于玉金北京报道

  在今年年报的披露期之前,海正药业发生了“大雷声”

  12月10日晚上,海正药业(600267。

(SH)公告指出,总数为13。

1。

70亿元,减值准备将相应减少公司今年的净利润。

同时,公司的研发项目开发支出折算为支出4。

1。

20亿元。

  今年前三个季度,海正药业的净利润仅为12。

5,

50亿元。

13

与1的巨大损害。

70亿元,今年的年报业绩惨淡已经可以想像了。

  上述公告发布两个多小时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询盘信紧随其后。

12月11日,海正药业证券部有关负责人对《中国时报》记者说:“我们正在准备回复交易所的询价函。

类似的问题(媒体采访)不会首先回答。

信公开后回覆。

“关于如何优化公司的研发体系,固定资产投资策略以及主要业务业绩增长点的问题,记者应要求向记者发送了采访大纲到他的邮箱,但截至发稿时,没有回复。 已收到。

  什么是巨大的折旧?

  除公司研发项目的开发支出转为支出处理外4。

除了1。

20亿元,海正药业13。

人民币1。

70亿减值项目主要包括与外包技术相关的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

20亿元; 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减值准备9。

4。

10亿元; 存货折旧准备金2。

7。

40亿元。

  “固定资产的减值不可逆转,减值部分被报废,资产减少,利润相应地被吞噬;一般而言,固定资产减值的原因是资产老化,淘汰过程或项目结束,以及 生产线无使用价值,无项目折旧,固定资产折旧。

“一家资产评估公司的分析师告诉《中国时报》记者。

  在对研发项目支出转为支出的解释中,海正药业表示研发进度滞后,技术评估存在重大问题,或者后续生产存在重大工艺缺陷或存在生产风险。 评论很高。

对于市场容量较小或市场竞争激烈且经济表现不佳的项目,公司管理层确认终止了一些研发项目。

  同时,海正药业还表示,公司管理层已经整理出与引进第三方技术有关的原始项目合同,对账面外包技术的无形资产进行了账面评估,并要求对相关无形资产进行减值。

准备一亿多元。

  Hisun Pharmaceutical的各个项目受到损害的原因有多种,其中有令人信服的原因,涉及相对大量的项目,例如较高的生产成本,有限的产品前景,较低的产能需求,较小的国内市场容量以及生产流程, 临床试验结果不理想等,有一些客观原因可以正常终止研发项目。

  海正药业总裁李正在接受《中国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该公司于今年2月成立了资产优化特别工作组。

资产处置一直在推进,但是海正是一家国有控股公司。

资产处置必须遵循相关的国有资产法规,在流程和时间方面都相对较慢,但是公司的所有工作都井井有条。

  连续4年无损失

  成立的制药公司海正药业始于1956年,并于2000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当时,海正药业的业绩超过了上市时的同年。

目前,医药行业A股有“市值一哥”

恒瑞药业,但现在海润药业和恒瑞药业已无法再进行比较。

  上市后多年,海正药业的业绩一直保持大幅增长,2014年收入超过百亿美元。

自2015年以来,该公司的利润开始下降。

海正药业已连续四年亏损。

从2015年到2018年,海正药业的非净利润扣除额为-1。

3。

90亿元,-2。

8。

30亿元,-1。

4美元

10亿和-6。

1。

2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海正药业已多次获得政府的财政支持。

从2014年到2018年,海正药业获得了政府的1。

6。

80亿元,1。

1。

40亿元,人民币5539。

85万元,1。

3。

90亿元。

  在2019年前三季度中,海正药业的净利润达到了12。

5,

50亿元,强劲的转机。

但是,实际上扣除未归母亲的净利润仍然亏损4亿元,出售布瑞部分股份获得的非经常性损益约为1。

60亿元,这使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17倍。

  对于持续疲弱的经营业绩,海正药业也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给出了答案。

“固定资产投资过大,结构闲置能力过多;研发投入高,但研发产出效率低;资产负债率高,财务成本持续上升;内部 管理结构不合理,内部沟通成本较高。

高,导致高昂的管理成本。

  李勋曾经对《中国时报》记者说,整理好研发管道和在建系统后,将针对不同情况采用不同的处理方法。

例如,某些显然没有市场的项目将被淘汰。 一些项目具有一般投资前景,但在初期已经完成了基本投资,公司将继续发展。

一些项目可能与公司的核心部门不高度兼容,但它们也具有一定的价值。

该公司将继续前进以达到可转让的地位。

原则上,公司不会轻易暂停任何项目。

公司将根据优先级,实际资金和支出对其余项目进行分类,并保留最重要的项目。

  高额债务在海信的财务报告中也令人尴尬地存在。

在过去三年中,其债务比率已超过60%。

对此,李烨曾表示,短期债务增加主要是由于公司历史上存在短期贷款和长期投资问题。

一方面,随着项目的清理和一些建设项目的暂停,固定资产投资将“缩小”。 一方面,随着资产的处置,资金的收益将增加; 同时,随着原料药,制剂,生物制药等产品销售的增加。

,经营现金流也将有所改善。

通过以上努力,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可能在第三季度,或者在第四季度会有明显的改善。

  除了业绩动荡之外,公司的最高管理者。

早在2018年11月,海正药业经历了高层调整。

由于年龄和身体原因,“老老板”白烨辞去了上市公司的所有职务。

控股股东海正推荐江国平接任。

此后,海正药业的总裁兼董事也被更换。

  “大甩卖”模式自助

  自今年以来,Hisun Pharmaceutical表现不佳,进入了频繁的资产“出售”模式。

  早在3月28日,海正药业就通过产权交易机构公开出售了位于北京,上海,杭州和椒江的未使用物业,其上市价格不低于9226的评估价值。

16万元。

其中包括北京的2套公寓,上海的2家工厂,杭州的2套公寓和台州的27套公寓。

但是,该房屋不用于出售,但是一些公寓已被反复推迟并且尚未出售。

12月10日晚,海正药业宣布,由于地理位置,方向和照明条件不理想,在经过两轮公开拍卖后,椒江均悦大厦A栋剩余的5套公寓仍处于竞标状态。

  除了出售房地产,海正药业还出售公司资产。

  今年7月,海正药业还宣布,其控股子公司海正博瑞打算通过引入社会资本来增加资本,扩大股份并转让部分旧股。

最终,PAG Highlander(HK)Limited认购海信vPro的注册资本近9000万元人民币,作价超过3人民币。

80亿,并获得了海信vPro的50。

5%的旧股份。

今年11月,海正药业还表示将转让其在海正宣泰的51%股权,相应评估价值为2339。

51万元。

  但是,混乱中不乏曙光。

12月9日,海正药业有限公司提交的阿达木单抗注射液上市申请的药品注册进展。

,Ltd.

更改为“待批准证书的完成”,距离正式批准还差一步。

这是继碧欧泉的Greely之后在中国批准的第二种adamu类似物。

之后,海正药业是否能够扭转业绩下滑的局面,也许其新药开发和市场表现的结果将在未来给出答案。

TAG: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摩登4
摩登4 摩登4

Powered By Z-BlogPHP,Theme By 刷机rom

XML地图 - HTML地图 - TXT地图
  • 阿华资讯网

    扫描关注微信